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四区97|国产AV无码乱码国产精品|国产午夜无码区在线观看|欧美色综合久久久久久

  • <track id="25pyr"></track>
    1. <track id="25pyr"></track>
      <bdo id="25pyr"><optgroup id="25pyr"></optgroup></bdo>
    2. <track id="25pyr"><div id="25pyr"><td id="25pyr"></td></div></track>
      <menuitem id="25pyr"><optgroup id="25pyr"></optgroup></menuitem>

          • 1
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絲綢文化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絲綢文化
          錦繡華章:中國蠶桑絲織的文化經緯

          南京云錦明代龍袍。南京云錦博物館藏

          唐代絲織業很發達,婦女大量從事絲織勞作,唐代張萱的《搗練圖》即可作為印證。圖為該圖的局部拼接

          南宋《蠶織圖》局部。黑龍江博物館藏

          展現從前婦女紡紗織全部生產過程的蜀繡《女十忙》

          七夕是中國傳統節日。人們或許未必意識到,七夕的主角、主紡織絲帛的女神織女以及自漢代就被吟誦的七夕詩句“迢迢牽牛星,皎皎河漢女。纖纖擢素手,札札弄機杼”,無不呈現出對于中國千年紡織傳統的觀照。

          蠶桑絲織可謂凝結中國歷史、科技、藝術、文學、美學、民俗等標志性文化的綜合形式,有利于建構民族的認同。無論陸上還是海上“絲綢之路”,這條亞歐商貿與文化交流的交通大動脈,已成為一條東西方文明與文化融合、交流的對話之路。如今,作為文明互鑒交流與文化對話媒介的世界文化遺產,中國的蠶桑絲織文化正以“一帶一路”為載體,多方位開啟一系列蠶桑文化的復興、重塑與再造。這部歷久彌新的錦繡華章有待大眾細細品讀。

          ——編者

          甲骨文中與“絲”相關的“桑、蠶、帛、束”等多達百余字,且中國古代絲織物類目繁多,如羅、紋、綺、錦、繡等!对娊·小雅·巷伯》中出現的“貝錦”,鄭玄注為“猶女工之集采色以成錦文。”五色斑斕的錦,以彩色絲線織成,需要先進的織機與技法,自出現后便被視為貴重的高級織物。戰國時“錦”“繡”二字常連稱,以代表最美麗的織物,后成為“美麗、美好”的象征,如錦繡文章。

          西漢張騫出使西域,此后“絲綢之路”綿亙萬里、延續千年,以開放包容、互利共贏的精神,于2014年成功列入《世界遺產名錄》,是最具開放性和世界影響力的文化遺產之一。中國絲綢隨絲路貿易的流動,成為聞名世界的文化標志符號。2009年,“中國蠶桑絲織技藝”成功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。自此,一項線性世界文化遺產與一項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,共同開啟了東西方文明交流賡續的新篇章。

         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的中國蠶桑絲織傳統技藝,不僅包括杭羅、緙絲、蜀錦、宋錦等織造技藝,還包括軋蠶花、掃蠶花地等一系列生產習俗,突破了傳統手工技藝與知識的范疇,滲透至民眾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涉及民間信仰、文學與口頭傳統、節日慶典、民俗儀禮以及民間藝術等等。知識、技藝與蠶桑文化空間共同形塑了中國絲綢遺產的完整結構,豐饒的蠶桑絲織文化成為遺產保護中最具深層意涵的重要部分。

          桑蠶神話充分展現中國先民瑰麗而浪漫的想象,為此后文學、藝術、民俗等發生發展,提供了豐沛的創造源泉

          蠶桑絲織文化對中國社會運行的深層結構與東方思維影響深遠。從中國浩瀚的典籍與圖像中,可以溯源“祀奉先蠶”的國家禮制,審讀“務農課桑”的道德規訓,更為可貴的是流傳于世的蠶桑神話、傳說故事、歌謠諺語等,以口口相傳的鮮活形式建構出一座口頭資源的寶庫。有關桑蠶神話主要體現為這樣兩種:

          一是桑樹神話。上古時期,桑林不僅是蠶桑的生產場所,也是進行“祈雨求子”等巫術活動的圣地,桑樹故又被稱為“生命樹”。先民從桑樹中生發出了“扶桑”“空桑”“帝女桑”等神話概念,認為通過桑樹的靈媒能與天神溝通,得到神靈的恩賜或圣賢先哲的指引。

          《山海經·海外東經》載:“湯谷上有扶桑,十日所浴……九日居下枝,一日居上枝。”《說文解字》也指出“扶桑神木,日所出。”將“日出扶桑”和“十日神話”緊密相連。“桑林祈雨”說的是“湯之時,七年大旱,湯乃以身禱雨于桑林。”商湯王以身祈雨的仁德感動了上天故而降下甘霖,此傳說先后見于先秦諸子,如《墨子·兼愛》《荀子·大略》《淮南子·主術》《論衡·感虛》等。

          “空桑”的傳說故事則與三位歷史賢哲相關,他們分別是上古時期的顓頊、商朝宰相伊尹和春秋戰國的孔子!秴问洗呵·古樂篇》記:“帝顓頊生自若水,實處空桑,乃登為帝。”《呂氏春秋·本味篇》述:“有莘氏女子釆桑,得嬰兒于空桑之中……此伊尹生空桑之故也。”《春秋諱·春秋演孔圖》云:“孔子母徵在游于大澤之陂……汝乳必于空桑之中,覺則若感,生丘于空桑之中。”

          “帝女桑”的神話最早見于《山海經·中山經》:“又東五十五里,曰宣山……其上有桑焉,大五十尺,其枝四衢,其葉大尺余,赤理黃華青拊,名曰帝女之桑。”說的是南方赤帝的女兒修道成仙,在南洋崿山的桑樹上作巢不肯下樹,赤帝愛女心切,放火燒了桑樹,而女兒也隨之升天的神話故事。

          二是蠶蟲神話。流傳甚廣的“馬皮蠶女”民間故事由“蠶馬神話”演化而來,最早可溯至《山海經·海外北經》:“歐絲之野在大踵東,一女子跪據樹歐絲。”這里歐絲女子尚是蠶神的雛形;到了戰國時期荀子的《賦篇》中,則記有“此夫身女好,而頭馬首者與?”此時的蠶女已與馬形聯系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日本延歷寺沙門安然在《悉曇藏》中描寫道,南天竺國之境內有馬國,當地人聲音、樣貌都酷似馬匹,“馬鳴菩薩”曾經化身為蠶蟲現身該國“自口出絲令人作衣”。東晉干寶的《搜神記·女化蠶》完整講述了“馬皮蠶女”的故事:“女及馬皮,盡化為蠶,而績于樹上。”到了宋人戴埴的《鼠璞》中“蠶馬同本”條目引述了《搜神記》故事,并指出民間蠶神“馬頭娘”與“馬鳴菩薩”在情節與文本上已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中國地方性的蠶神祭祀多軌并行且具有典型的地域色彩。蜀地祭祀的蠶神是蠶叢氏、青衣神。蠶叢,文獻載其為古代蜀王,傳說他曾服青衣教人蠶桑,肇興蠶織,死后被尊為青衣神!度淘戳魉焉翊笕肪砥咻d:“傳蠶叢氏初為蜀侯,后稱蜀王,常服青衣,巡行郊野,教民蠶事。鄉人感其德,因為立祠祀之。”

          中國的桑蠶神話在追溯桑蠶起源時,摻雜了遠古時代物靈、圖騰、化身等原始文化成分,充分展現了中國先民瑰麗而浪漫的想象,為此后文學、藝術、民俗等的發生發展,提供了豐沛的創造源泉。

          絲織可“正人心,厚風俗”,對中國農業社會穩定的生產與家庭構成,乃至華夏傳統文化體系穩定的維持,均有深遠意涵

          “治民之道,宜務于本,廣農桑”。絲織的教化功用,首先體現在禮制上供奉“先蠶”以勸織。“先蠶”嫘祖傳說是黃帝的元妃,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中記:“黃帝居軒轅之丘,而娶于西陵之女,是為嫘祖。嫘祖為黃帝正妃。”嫘祖在教民育蠶、治絲上作出了開拓性的貢獻。

          周代《三禮》——《儀禮》《周禮》和《禮記》,是為國家正統的“禮典”,其中就記載了“王親耕,后親蠶”“中春,詔后帥外內命婦始蠶于北郊”的祀禮!逗鬂h書·禮儀志》中載:“皇后帥公卿諸侯夫人,祠先蠶,禮以少牢”,首次出現了“先蠶”的稱謂!端鍟.禮儀志》中則詳細描述了從周到隋的國家祭祀蠶神體系:“后周制,皇后乘翠輅,率三妃三女弋,御媛御婉,三公夫人,三孤內子、至蠶所,以一太牢親祭,進奠先蠶西陵氏神。”

          由于桑蠶帶來穩定的收入并可作為主要的賦稅來源,自宋以降,先蠶祀典為歷代王室所重視。由皇后親自主導的“先蠶”祭祀,往往成為由帝王親率的“先農”祭祀的配套禮制。如宋羅泌《路史·后紀五》記:“西陵氏之女嫘祖為帝元妃,始教民育蠶,治絲繭,以供衣服,而天下無皴瘃之患,后世祀為先蠶。”

          元代王禎的《農書》匯總了魏、晉、北齊、后周至隋朝各朝先蠶壇的不同規格并繪制了“先蠶壇”,中央豎立先蠶靈位,四周由皇后率領群妃拜祭的場景。“先蠶”助祭,從教化的角度來說,可“正人心,厚風俗”,對中國農業社會“男耕女織”穩定的生產與家庭構成,皇權統治、天下太平的鞏固,乃至華夏傳統文化體系穩定的維持,均有著深遠的意涵。

          其次是典籍中褒揚絲織的母儀規訓。最為著名的“孟母斷機”,出自西漢劉向的《列女傳·母儀傳》:“孟子之少也,既學而歸。孟母以刀斷其織,孟子懼而問其故,孟母曰:‘子之學,若吾斷斯織也。’”孟母認為“子之所學,猶如織機”,須識累絲成寸,累寸成尺、成丈、成匹,方為有用之物;而懶學倦迨,猶如斷機自棄其功。自此,孟子發奮篤志,朝夕勤學,遂成大儒。孟母“斷機”勸學的警喻,為后世流芳成為母儀的典范。

          《列女傳》中還記載了魯季“敬姜說織”的故事。文伯相魯,他的母親敬姜謂之曰:“吾語汝治國之要,盡在經矣。”敬姜以織機的不同部位喻指治國的要訣就在于經緯之上。幅,為控制織物幅寬的幅撐,“正曲枉,可以為將”;物,為整理經絲的工具,“治蕪與莫,可以為都大夫”;綜,為提升經線的綜桿,“推而往,引而來者,可以為關內之師”;軸為卷布軸,“服重任,行遠道,正直而固者,可以為相”等。敬姜形象地以織機喻指充分了解賢才并委以重用,讓文伯透徹領悟,再拜受教。

          此外,還可從圖像記錄上來勸織教化!陡棃D》是以農事耕作與絲棉紡織等為主題的繪畫題材。追溯桑蠶意像的圖案,可推至更早,如戰國銅器上的采桑圖,秦漢之后以至隋唐,畫像石、畫像磚及墓室壁畫、石窟壁畫中的采桑圖、紡織圖等。

          嚴格意義上的勸織圖,始自南宋樓璹繪制的《耕織圖》,這是我國第一部體系化的農學記錄,真實反映了當時的農業生產技術與勞作場景。繪制的45幅場景中,耕圖21幅、織圖24幅。“織自浴蠶以至剪帛,凡二十四事,事為之圖,系以五言詩一章,章八句。農桑之務,曲盡情狀。”以“一圖、一景、一詩”圖文并茂的方式,完成務農課桑的科學技術傳播,更凸顯了“民生民情”的社會教化功能。此后,歷朝官方多沿用“耕織圖”的圖、詩并置方式以達勸課農桑之績,如元代程棨的《耕織圖》、清康熙的《御制耕織圖》等。

          “蠶桑者,衣之源,民之命也”。農桑關系到國計民生之根本,目的是“以示子孫臣庶,俾知粒食維艱,授衣匪易”“教化百姓專于本業、勤于耕織”。

          蠶桑絲織意象被賦予文學性審美意蘊和特定文化內涵。桑園或桑田,成為詩人抒發心性與明志的創作題材而被反復歌詠

          縱觀蠶桑絲織文化千年演進,不僅解決了國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,更以豐饒的經濟產能養育生民,為社會治理制度的建構,夯實了物質性基礎;同時,蠶桑絲織也滋養出了漢語瑰麗的語匯,編織出璀璨的文章,此種詩性美學已如同銘紋般鐫刻于華夏子民的心性之中。

          在詩歌創作中,蠶桑絲織意象被賦予了文學性的審美意蘊和特定的文化內涵。桑園或桑田,成為詩人抒發心性與明志的創作題材而被反復歌詠。文人士大夫階層,無論是身處居廟堂之高,或處江湖之遠,均毫無例外地對豐沃的桑葉、醉人的桑葚,抑或是美麗的采桑女,恬靜的田園生活充滿了向往與熱愛。

          如《詩三百》中的蠶桑之作,既有描寫農桑的勞作場景與清新活潑的田園風光,《魏風·十畝之間》的“十畝之間兮,桑者閑閑兮,行與子還兮。十畝之外兮,桑者泄泄兮,行與子逝兮”;又有表達青年男女相慕與幽怨的愛情詩篇,如《衛風·氓》:“桑之未落,其葉沃若。于嗟鳩兮,無食桑葚!于嗟女兮,無與士耽”。

          更有漢樂府《陌上!返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羅敷喜蠶桑,采桑城南隅。”三國曹植《美女篇》的“采桑歧路間,柔條紛冉冉,落葉何翩翩。”南北朝樂府的《采桑度》“女兒采春桑,歌吹當春曲。冶游采桑女,盡有芳春色。”諸多詩作展現了采桑女動人的面容,猶如春日明媚的陽光,成為世間美好之物的代言。

          “古今隱逸詩人之宗”東晉詩人陶淵明,則為蠶桑賦予了“隱逸、恬淡”的魏晉風度。他的田園詩集思想性、藝術性為一體,《歸園田居》五首為其代表。“代耕非所望,所愿在田桑。”陶氏通過蠶桑農事營造出“田園居”這一具有理想主義與象征意味的美學環境,成為此后文人創作詩文,撫慰身心、平復躁動情緒、培養安寧恬淡人格的修為方式。

          隨著唐朝詩文進入鼎盛期,《全唐詩》中與蠶業相關的詩歌多達490多首,形成了“自然、平和、簡樸”的田園詩派。通過對蠶桑勞作的摹寫,表達出文人士大夫們希望脫離塵世、享受田園之樂的人生理想。如李白《贈清漳明府侄聿》的“繅絲鳴機杼,百里聲相聞”;孟浩然《過故人莊》的“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。”自此,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課桑眠蠶、宿夜機杼、美酒放歌等一幅又一幅平和、沖淡的田園圖像。

          從民間說唱表演“掃蠶花地”,到江南婚嫁儀式中的送蠶花、點蠶花,人們藉由蠶桑絲織表達對祥和生活的向往

          在民眾的日常生活世界里,蠶桑絲織的每一生產階段均形成了獨特的知識與技藝體系,不僅是智慧與經驗的沉淀,更成為了民間生活儀軌的重要見證,滲透于蠶桑信俗、食俗、娛俗、民居營建與婚喪嫁娶等各個方面。

          “蠶花廟會”是江南祈蠶的公共空間形式。在浙江湖州含山一帶,每年清明前后要舉行“祭龍蠶會”或稱“軋蠶花”。江南發達的水系,為蠶花廟會增添了舟船的華彩。從四方搖舟而來蠶農,紛紛向蠶神供奉并叩拜行禮以祈當年蠶花豐收。各色船只于江中競演,既是酬神的演樂,也是娛人的風尚。兒童在彩臺高搭的名閣船上扮演著戲出角色;藝人在數丈高的船竿上表演雜耍;拳船上,則上演驚心動魄的拳腳飛騰。舟船往來,圍觀者終日不散。

          “掃蠶花地”則是一種從古老的祈蠶儀式演化而來的民間說唱表演。通常由女子單人唱舞,并以小鑼伴奏。表演者頭戴蠶花,身穿紅裙,手拿紅綢,模擬掃地、糊窗、撣蠶蟻、采桑葉、喂蠶、捉蠶、換匾、上山、采繭等一系列蠶事生產動作,在此過程中,蠶花娘娘會送來吉祥的蠶花以示庇佑。

          “祈蠶儀式”,一般會在蠶室特別方位的墻壁上砌神龕以供蠶神像的“神碼”或“碼張”,以示對蠶神的敬畏之心與祈求蠶事旺盛的愿景。“祛蠶祟”則是使用厭勝的方式來保護蠶業生產:一是在白虎星神像前供奉酒肉,使其飽餐,以免作祟;二是于門前掛弓箭,或是地面以石灰畫白虎,恐嚇其不敢接近;三是取食螺螄并將其殼撒于屋頂,意為驅散蠶;四是貼門神畫或蠶貓紙畫,在蠶房供奉泥塑蠶貓等。

          江南婚嫁儀式中有送蠶花、點蠶花、討蠶花蠟燭、撒蠶花銅鈿、經蠶肚腸、送桑樹陪嫁等習俗。在浙江海鹽一帶,女方“送蠶花”是象征性地選擇一張蠶種或是幾條蠶蟲作為婚嫁的信物送到夫家,意味著將娘家的“蠶花運”帶至夫家;接親時,夫家要向四周拋撒“蠶花銅鈿”以代替棗子、花生的“撒帳”儀式;新婦“回門”前,要在家中女性長輩面前打開嫁妝箱,一一點數陪嫁的衣裙等,俗稱“點蠶花”。

          民居建造新屋上梁時,要舉行古老的賧神儀式“接蠶花”。上正梁時懸掛的紅綠綢絹須由娘家制作,交由木匠掛于正梁之上,并向下拋撒事先備好糕點、銅鈿、糖果等,由房主夫婦手扯被單接拋撒下來的物品。木匠欣然唱起《接蠶花》歌:“四角全被張端正,二位對面笑盈盈;東君接得蠶花去,看出龍蠶廿四分。雙手接得蠶花去,一被蠶花萬倍收。”

          總之,藉由蠶桑絲織表達對富裕、祥和生活的訴求與向往,正是蠶桑民俗風尚生生不息,世代相傳的體現。 

          [!--pape.url--]
          主辦單位:四川省絲綢協會、四川省絲綢科學研究院、四川省絲綢工程技術研究中心、四川省蠶桑絲綢生產力促進中心
          地址:成都市金仙橋路18號 聯系電話:028-87667284 E-mail:scsilk@21cn.com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1 四川絲綢網 版權所有 蜀ICP備12031489號-1 技術支持:華企資訊
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,掃一掃

        1. <track id="25pyr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25pyr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25pyr"><optgroup id="25pyr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  2. <track id="25pyr"><div id="25pyr"><td id="25pyr"></td></div></track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25pyr"><optgroup id="25pyr"></optgroup></menuitem>